欢月无疆

一个人,静悄悄,小透明,乐逍遥

多巴胺

突然掉落的《多巴胺》


爱情是大脑多巴胺分泌所导致的结果。当我们心动的时候,丘脑便不断分泌多巴胺,它为我们带来激情和狂热。但大脑终究会疲倦,随着多巴胺的减少,激情归于平淡,生活也步入平凡。所以必须不断掌握知识来刺激多巴酚的分泌,再将狂热转换为创意,用创意来感染所爱的人,以此维持聪明和浪漫……


楚慈在书上读到这一段的时候,默默看了看自己的实验室,又看了看楼下等他下班的韩越,然后楚工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自己人工合成多巴胺的想法——开什么玩笑,他楚大工程师需要这种东西来让韩老二维持新鲜感吗?!


楼下的韩越感受到了楚慈的视线,扬起手跟楚慈打了打招呼,笑得一脸荡漾。


楚慈更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韩老二一定是个多巴胺分泌过旺的人!


【处暑-6:00】争渡争渡[韩楚ABO]

韩楚ABO/半架空

名副其实的船戏


==========争渡争渡===========


“别!…越!”


韩越瞳孔蓦地剧烈收缩一下。


他知道其实楚慈喊的是“韩越”,只是由于楚慈被情欲折磨的气息不稳,那个「韩」字几乎听不到。


但就这一声似叹似息的一个字,让韩越几乎瞬间就心软的一塌糊涂。


『国际惯例:评论走链接或自行微博“欢月无疆”』


降火(下)

被PB到怀疑人生


霎那间,两人身上放出两道灵光,直冲九天,那一蓝一红的光柱宛如两条巨龙,互相缠绕无比缠绵。


腾上天际的灵光似是吸收了天地之间的精华,在数秒后闪着耀眼的光急速俯冲下降。


那瞬间天地失色,狂风大作。


已被乾坤圈控制,只能化作半身幼龙的小白龙,龙尾紧紧缠绕着浑身滚烫的魔丸,痴迷地吻着哪吒,敖丙在接受纯阳精华的同时不顾一切地把自己的阴泽以涎水的方式渡给哪吒。


『国际惯例:评论走链接或自行微博“欢月无疆”』


韩楚看完电影回来后

韩越楚慈二人看完哪吒回来

韩越满脑子都是——

如果真有混天绫就好了,老子也想有六臂

楚慈满脑子都是——

火尖枪太炫酷了,真是好兵器;以及…


楚慈看了身边一脸淫荡的韩越,心中暗想:

我要是有乾坤圈就好了,套在韩老二脖子上! ​​


《降火》上

“小灵珠你心怀天下拯救苍生,现在连给小爷我降降火气都不肯。一人不救,何以救天下!”

别急,我争取尽快更完,实在太忙了

跳进藕饼坑!!

“梅子绿,桃花红,陈唐一绝小白龙。”

“是人美赛芙蓉啊,千里来相拥!”

突然掉落的韩楚:《声控》


没人知道楚慈其实是个声控。


作为一个身在北方的南方人,最初在北京的时候,楚慈几乎都不怎么开口说话。因为即便他认为自己的普通话已经十分标准了,一开口还是会被人问“不是本地人吧?”


所以楚慈其实很喜欢听韩越带着京腔的北方口音,尤其是韩越的嗓音低沉略带沙哑,在楚慈耳边呢喃地时候更是仿若低音炮似的磁性十足,不知不觉就让楚慈酥了半边身子。


楚慈正天马行空地想着,韩越已经靠过来把人揽在怀里腻歪,带着火热气息的男低音极具侵略性,瞬间就让楚慈另外半边身子也酥麻了下来。


“宝贝儿,盯着你男人看得这么入神,想什么呢?”


一个脑洞

攻受在同一个大学上学,攻是受学长,天生就是弯的,受是直的有女朋友。

有一天受的女朋友和他闹情绪吵架,女朋友不小心撞到了自行车路过的攻,女朋友没有道歉就扬长而去。受赶紧跑过去把人扶起来道歉,攻觉得受挺可爱,就说自己可能崴脚了,让受帮忙把他扶回宿舍。

受怕攻会留什么后遗症,就提出留个联系方式,两人非常自然地加了微信。

两人就此开始频繁联系,经常一起打篮球,打完顺便一起冲个凉。

有一天攻约受出来吃饭,结果在饭店,两人遇到了受的女朋友。女朋友跟受说去陪闺蜜逛街,结果却在饭店和其他男人亲热地吃饭。

受正式失恋,攻展开追求。

一直都是直男的受,突然间发现被人照顾的感觉竟然十分惬意。以前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他背着书包,逛超市也是他拎着大包小包,玩游戏女朋友也是各种闹情绪。

结果现在和攻在一起,书包有人背,吃饭有人买单,玩游戏不仅有人陪,还会带他各种carry全场。

受不知不觉就接受攻了。

两人第一次做的时候,攻看着受小臂上前女友名字的纹身格外刺眼,把人压在身下翻来覆去的狠狠占有,一遍遍问受,跟谁做舒服。

受被操得神志不清,只能胡乱喊攻的名字,被逼着一遍遍喊老公我错了。

后来受终于受不了攻这个大醋坛子,果断去把前女友名字纹身给覆盖了,新纹上攻的侧脸,攻喜欢的不得了,晚上又压着受一遍遍地“感谢”。

有一天受遇到了前女友,前女友浑身上下带着蜜汁成就感,觉得受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变成同性恋,说了很多过分的话。

晚上攻和受温存的时候,受特别不在状态,推开攻说了一句“我不想做同性恋了”。

攻虽然非常不舍,但是也知道受原本就不是同性恋,决定尊重受的选择。

两人分手。

分手后受试着重新和女生约会谈恋爱,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回不到过去那种状态了。他跟攻在一起,总是攻在宠着他,迁就他。早上赖床攻都是把早饭买好送到他宿舍,换下来的衣服都是攻给拿走洗。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攻对自己有多好,两个人在一起他什么操心的事都不用去想。

但是这个时候攻已经毕业了,两人分手的时候互删了联系方式,受放弃了和女生谈恋爱的想法,直到毕业都是单身。

毕业后受留在这个城市找了一份工作,希望能在这个城市遇到攻。有一天下班时候突然下大暴雨,在等公交的受被淋的浑身都湿透了,正发愁打不到车,这时一辆私家车停在他面前,车窗降下来,受看到了自己想了很多年的那张脸。

受在车里坐稳以后才发现攻的副驾驶前贴着一行字,“爱人专属,闲人勿坐”。

受脑子里一片空白,想着攻肯定早就有对象了,手忙脚乱地就要下车。

这时候攻从身后把湿漉漉的人抱住说,副驾驶一直给你留着呢,想往哪儿跑。

晚上两人干柴遇烈火,小别胜新婚,颠鸾倒凤,不亦乐乎。

撒花撒花撒花脑洞结束。

『棋逢对手』二十九、换个称呼会更好



“见证人?哪里呢?!哪里呢?”赛飞拎起来哈士奇抱枕一指头怼在狗鼻子上,“它吗?”


哈士奇很无辜。


谢老三笑得一脸神秘兮兮,一把抓过抱枕扬手扔到地上:“你先答应求婚,我再请见证人出来。”


被扔到一边儿的哈士奇再一次表示很无辜。


赛飞撅着小嘴很委屈的样子:“我不同意,你都没有跪下,也没有观众,一点儿仪式感都没有,我才不答应!”


谢老三闻言抱着人站起来,把怀里的年轻人稳稳地放在沙发上,然后干脆利落地单膝跪地:“你十八岁那年我一分一秒都没耽误,现在你二十三我一样不想耽误。”


谢飞握着人的手吻了下那白皙的手背:“快点儿,说好。”


赛飞默了半晌,失望地开口:“没了?甜言蜜语呢?山盟海誓呢?为什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你想象的是什么样的?”


赛飞歪着头想了想答道:“钻戒,鲜花,亲友,盛大的场面!”


谢老三嘴角一抽:“宝贝儿,你确定你说的不是婚礼?”


赛飞把手从谢老三的大爪子里抽出来嫌弃道:“走开!没诚意!不嫁!”


谢老三认命地把手伸向旁边的沙发上,从刚刚赛飞想拿的抱枕之间掏出来一个手机。


谢飞把镜头对准赛飞无奈道:“下面看你们的了。”


赛飞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里刷到爆的弹幕和各种道具,颤抖着手指着手机:“…这是什么?”


屏幕上飞起红红绿绿的弹幕,一溜儿都是催嫁的。


「嫁嫁嫁嫁嫁嫁!快答应他!」


「同意这门亲事了!请你们立刻洞房!」


「赛赛啊啊啊,你再不答应我就嫁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


谢老三凑过来在镜头前亲了一口傻掉的年轻人,笑得眉飞色舞:“直播求婚,让你看看咱们的见证人,哟!两千多万呢!”


直播…


求婚…


见证人…


两千多万?!


赛飞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噌”一头埋在谢飞怀里,说什么都不肯露脸了:“拿走拿走!啊啊啊谢飞你个混蛋!!!”


谢老三一手搂着炸毛的小赛飞,一手拿着手机跟直播间里两千万看直播的粉丝打招呼互动:“大家好大家好,谢谢大家的支持!”


“嗯嗯嗯,对,从小就认识。”


“嗯?称呼啊…赛赛、宝贝儿、媳——唔…!”


谢老三的胡言乱语被赛飞狠狠地一掐打断。


“他么,谢飞、哥、哥哥、三哥哥。”


“嗯?这个没有…这个可以有啊!说得好!点名表扬!”


赛飞按捺不住好奇心,偷偷露出半张来窥屏:“说什么了?搞什么阴谋诡计呢?”


谢老三咬着赛飞的耳朵:“你快点头答应,这么多人看着呢!”


小赛赛脑袋钻在人怀里,闷闷地点头:“哎呀答应了答应了答应了!”


谢老三扬手把手机扔在沙发上,抱着年轻人狠狠来了个深吻,可怜千万粉丝只能听见小赛赛反抗的声音:“你干什么…!唔…!谢…嗯~”


疯狂刷起的弹幕差点儿把服务器搞瘫痪——


「发生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谢棋王是把小赛赛扑倒了吗!!!」


「啊啊啊啊啊我进直播间不是为了看你家天花板的!!!!」


下一秒直播戛然而止。


沙发上谢老三轻咬着人舌尖,另一手摸进少年宽松的家居服里,指尖不安分地摩挲着年轻人劲瘦的腰线:“叫我什么,嗯?没大没小!”


赛飞被撩得浑身无力,他一手推拒着谢飞,一手抓着自己的家居裤,舌尖被人吮得麻酥酥的,说话都不自觉地软了下来:“哥…”


谢老三掰开年轻人的手,硬是把那层薄薄的家居裤褪了下来:“叫什么哥,有血缘关系吗就乱套近乎!”


小赛飞赶紧又搂着人脖子改口:“三哥…”


谢老三依旧不买账,捏着小孩儿已经暗暗起了反应的分身撸动了一把:“三哥?你是我兄弟吗?想跟我发展社会主义兄弟情?”


小孩儿委屈极了,可怜兮兮地去亲谢老三的下巴颏:“三哥哥…”


谢大尾巴狼把自己硬挺的性|器蹭上少年稚嫩的器官,大手一拢把两人的分身握在一起缓缓动了下:“宝贝儿,你现在是二十三岁,不是三岁,需要我告诉你一个到达婚龄接受求婚的人要称呼丈夫什么吗?”


最脆弱的命根子被人握在手里,赛飞难耐地屈起腿想挣脱男人的禁锢:“你…你这个…”


“我这个什么?”谢老三满不在乎地低低一笑,吻了吻年轻人红润的唇,“不知道不要紧,老公慢慢教你。”


『国际惯例:评论走链接或自行微博“欢月无疆”』


『黑花』天伦

黑花补档重发《天伦》

避雷预警养父子

假父亲 • 真情人

床上喊爸爸

受不了的别挑战自己雷点 ​​​


『国际惯例:评论走链接或自行微博“欢月无疆”』